积极的接受痤疮运动如何才能够继续向前发展?

Bo Burnham的电影《八年级》(Eighth Grade,2018年)讲述了一个不善社交的13岁女孩度过她中学最后一周的故事,其中有一幕镜头是,我们看到Kayla独自躺在床上,无休止地滚动翻阅着社交媒体上的动态消息,她这个年龄刚好该有的青春痘在手机屏幕光照下熠熠生辉。

这一幕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凡之处,但却异常醒目,因为难得看到它在银幕上被拍出来。由于电视和电影中的高中生角色多半由演员来塑造,他们外形光鲜亮丽,且本身早已过了青春期,因此我们很少有机会能看到青春期——以及,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后青春期——皮肤真正疙疙瘩瘩的平常真实模样。但是《八年级》,以及《伯德小姐》(Lady Bird,2017年)等电影,标志着媒体对痤疮的表现发生了变化。这是潮流转向的征兆。随着围绕身体自信(bodypositivity)的对话终于转向了皮肤,这一波逐渐式微的网络话题再掀高潮。

解放我们的痘痘

2018年初,#freethepimple创始人Lou Northcote等活动人士开始在网上造势,呼吁不要再以痤疮为耻,鼓励他人勇敢接受他们自己的皮肤。他们的做法是展示本人未经修饰、没有化妆的照片,露出自己自然的皮肤,并且鼓励其别人也这样做。名人也纷纷开始公开袒露自己的挣扎纠结。模特长久以来一直被视为不可企及、令人称羡的人物,她们也纷纷说出了自己“平易近人”的皮肤烦恼,从Adwoa Aboah和肯达尔·詹娜(Kendall Jenner)到Iris Law皆在其中。甚至连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也向他1.42亿Instagram关注者宣称“痘痘很时髦”。痤疮终于不再是让人遮遮掩掩感到丢脸的事。

然后,在围绕着青春痘掀起的新一波积极浪潮中,随之涌现出希望将这些议论转化为产品的品牌。诸如Squish、Starface和ZitSticka等祛痘贴品牌在2019年陆续登场,它们提供专为对抗顽固痘痘的强渗透性贴膜,而且形状轻松可爱——与过去无趣的无菌消毒型痤疮治疗产品截然不同。如今你可以在痘痘上找些乐子,用花朵和星星来装饰它们,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用面霜、牙膏,或者在公开亮相时用厚厚的遮瑕膏来遮掩它们。

积极的接受痤疮运动如何才能够继续向前发展?

“Squish和Starface颠覆了这个市场,特别是对Z世代来说,”趋势预测机构WGSN的美妆部门主管ClareVarga说。“这不是说它们让痘痘变得很酷——虽然它们多少有这种作用——而是它们让人不再觉得自己必须把痘痘藏起来。”Northcote对此表示赞同,她说自己很喜欢趣味祛痘产品带起来的这股新潮流。“多年来,祛痘产品总是以药品模样示人,而其他护肤品都很好看。它们已经帮助把祛痘产品变得好看起来。”

美容行业“文过饰非”

不过,尽管现在无疑是朝正确方向迈出了步子,但前方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需要确保继续推进对话。对美丽的典范认识在这个行业和我们更广泛的文化中都根深蒂固,也许这些品牌最终只不过在用一张趣味贴纸给更大的问题“文过饰非”而已,这个问题就是,媒体将什么——以及谁——竖为大家向往的美之代表。难道看到传统意义上的那些漂亮模特在自己脸上贴几张可爱贴纸就真的改变了文化,还是说我们只是把一个无法企及的理想典范换成了另一个?那些品牌能一边卖给我们祛痘产品又一边兜售那套皮肤自信理念吗?事情真的在发生变化吗?

“我每天都会被成百上千的人谩骂,就因为我有痘痘和痘疤,”美容博主Ayesha Amir说。今年早些时候,AnastasiaBeverly Hills Instagram账号转发了一则Amir给自己化妆的视频。该帖子立即被数百条恶评淹没。事情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ABH账号及其总裁Norvina都出来说话,要求关注者们和善一点。“我们已经习惯于看到那些网红和美妆博主在经过修图和滤镜美颜后光洁无瑕的皮肤。没有人会谈论另一面,”Amir说。

虽然Amir和像她这样的博主都宣扬说痤疮也该有自己一席之地,但总体而言,青春痘在大多数主流媒体中仍然不见天日。我们买账的绝大部分美容和时尚影像都是以同样皮肤光洁、无斑无痘的模特为主角——即使这些模特公开承认自己并不是不长痘。尽管事实上痤疮是最常见的皮肤疾病之一,根据NHS数据,11岁到30岁之间的英国人中有95%的人都受此影响,5000万美国人有这种问题。尽管过去几年来,对痤疮的积极认识有所上升——截至目前,#freethepimple在Instagram上有近1.6万个帖子——但与此同时Glossier、Milk Makeup等品牌也开创出一个以轻描淡写就光彩照人的肌肤为特征的时代。

“近年来,莹润无暇的皮肤已经成为美容行业的招牌形象,导致人们一心隐藏和掩饰自己的皮肤问题,而不是去解决问题,”Varga说。“即使在这个倡导自爱和身体自信的时代,人们仍然为爆痘感到尴尬和不安。尽管对痤疮成因的认识有了进展,但仍有一些挥之不去的迷思,认为它与生活方式、卫生状况或饮食有关,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是自己造成的,可以通过一些新的健康习惯来解决。”

羞耻文化作祟

这种以痤疮为尴尬甚至羞耻的文化不仅通过广告活动中推崇——或者说不推崇——什么样的形象,而且还通过美容行业许多品牌在其包装和营销中针对痤疮和粉刺的用词来加以维持和延续。“主流的肤色护理产品至今仍把‘青春痘’、‘瑕疵’和‘斑点’当作可替换使用的词汇,”Starface创始人JulieSchott说,“这强化了痘痘是坏的,而‘无瑕’的皮肤才是好的这一观点。”

在这个以痤疮为羞耻和不安因素的环境下,我们很高兴看到像Starface,以及ZitSticka和Squish这样的品牌,通过开诚布公、乐观的对话将痤疮正常化。但这一波皮肤自信品牌可能带来令人困惑的讯息。‘接受你的缺点,爱上你的皮肤’理念和品牌背后的动机(到头来还是为了销售遮瑕和祛痘产品)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分歧?

“我想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治疗痘痘并不是说你对那颗痘痘感到羞耻,”ZitSticka的创始人Robbie Miller和Daniel Kaplan说。“除了美观等原因之外,还有一些原因可能会让人们对长痘痘感到不那么舒服——比如说,囊肿部位阵阵作痛。”根据这两位表示,大多数人在一些时候可以带着满脸痘痘兴高采烈地出门,但在另外一些时候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消除痘痘。而品牌正是为了在这种时候能够给客户派上用场。“总而言之,有时你在乎,有时你不在乎。只有当我们确认有各种各样的现实情景可供我们选择面对时,羞耻感才能消失。”

击中甜区

虽然嘴上说起来容易,但ZitSticka似乎真的说到做到。最近,该品牌发布了一则由摄影师AshleyArmitage拍摄的广告大片,其中的模特居然长了痘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即使对于祛痘产品广告来说,这也仍是新奇之举。品牌让Armitage自由选择许多不同皮肤类型的人出镜,并从一种赞美的角度来展现他们。“这是我第一次在拍摄时可以凸显自然皮肤,”她说。“化妆师ShidehKafei没有对痘痘进行遮盖,我们也没有对皮肤做任何修饰处理。

“我们想展现的是青春痘、痘斑和爆痘是完全正常的,”Armitage继续说道。“有一种说法是,青春痘只发生在那些正经历青春期‘尴尬阶段’的青少年身上,但事实远非如此。我已经26岁了,但依然还会爆发痘痘。我这些朋友和同事也都是二十多岁的人,让他们出镜并且在广告中展现他们自然和正常状况下的皮肤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正是像这样真实的拍摄和广告活动——在为祛痘产品做推销时敢于实际展示痤疮患者状况——将在行业内发挥最大作用,Northcote如此认为。“司空见惯的画面是化好妆的女孩子往脸上泼水……痤疮在哪儿呢?我们需要看到更真实的皮肤,”她说。“未经修饰的皮肤需要现身说法。”

未来,这种真实表现手法需要扩展到整个行业。所有的品牌,不仅仅是祛痘品牌,都应该在广告中展示长有痘痘的模特。Northcote、Amir和Armitage都认为,这将最终改变社会上围绕痤疮的谈话。“如果打开一本杂志阅读其中的时尚报道,就算看到长着痤疮的模特也等闲视之,那就太棒了。”Armitage说。这是因为虽然适时宣扬青春痘是很好的举动,但只有在发生更深层的文化视角转变、大家都把痤疮视为正常现象之后,这才会让那些经历这个问题的人完全卸除羞耻或焦虑感。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tousu@1zzz.net),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